九游会j9官网

  • <tr id='n8rw'><strong id='53f6n'></strong> <small id='jucm'></small><button id='557a'></button><li id='qxsr'> <noscript id='mkii'><big id='7f7ebv'></big><dt id='sgil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je4e6n'><option id='pb8hb'><table id='pf7e'><blockquote id='jwlj'> <tbody id='7oc7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q39ai'></u><kbd id='83s2g'> <kbd id='kaso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znmy7'><strong id='61a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2dx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z94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oxg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z86j8d'><em id='6l9d'></em><td id='x65al'><div id='gl6v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6ez'><big id='ha5e'><big id='0skw9'></big><legend id='26nb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9f5hf'><div id='8r3osy'><ins id='woqz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gok5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r7l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c0ncf'><q id='updu'><noscript id='idkqp0'></noscript><dt id='1kit4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18d'><i id='dumfz2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第18 仿佛从漫画走出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15:12:55 作者:风过无恒 字数:1682

                “黄设计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厂长急着朝我使眼色,暗示我给对方道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却笑了,平静的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破烂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径直走到样品区,搬来一个穿着原版衣衫的模特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,重重放在穿着我修改过衣服的模特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实胜于雄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,工友们畏惧黄玲的气场,却只能将真相吞进肚里,默默看着两个模特身上的衣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们虽一言不发,可这种无声的沉默,却恰说明了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她的设计真比我强,没人会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让黄玲的自尊再次受到暴击,她脸色铁青的环顾四周,指着众人尖叫: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这些人,审美都有问题,这种衣服能看吗!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下巴再扬起,指着我:“莫萤,我是你的组长,你已经被我开除了!叶部那边,我会解释,现在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这种场面,若放在从前,我还真能轻易碾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却不行了,我的底气早在两年已散了个干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深深看了她一眼,转身默默走出房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更衣室脱下工服,再换上自己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心下不是不委屈,只更多的是活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我,没有强悍的背景,“谨言慎行”四个字应该刻进骨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朝外走,到一楼大堂,才发现外面从什么时候开始,竟已瓢泼大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凉风习习,温度至少降了5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双臂鸡皮疙瘩瞬间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小夜班的人早已到岗,这会儿经过大堂的,都是白班下班的人,且人越来越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场雨来得急,有伞的人寥寥无几,更多的人直接冲进雨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们大多住在公司宿舍,跑几步就能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没勇气冲进大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地铁站离这里有些距离,只能先坐公交,若衣服头发湿了,后面一路都很麻烦,我这身体受不得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且不说气血两虚,不说假发下那个被创可贴遮住的洞,光是膝盖就受不了。当年在殡仪馆那一跪,膝盖伤了点,后来,一旦膝盖受寒,提重物和下楼梯就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站在大厅玻璃墙后,看看灰蒙蒙的天,估摸着一时半会儿雨是不会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叹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打开滴滴APP,在输入终点时有些犹豫,究竟是图方便直接坐回小区,还是为了省钱,先坐到地铁站,到住家附近再冲回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那样的话,淋雨不会淋太久,回家后洗个热水澡,喝一碗姜汤,伤口再认真处理下,应该问题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毕竟刚被炒鱿鱼的人,对于钱,有天然的节省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想好后,我输入地址,按下叫车按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屏幕跳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再定睛一看,我去,一共有59个人排队,我前面有58人!

                  长长叹一口气,我点了取消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转身,肩膀抵在墙上,仰头,脑袋抵着墙,望着天花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好怀念从前那辆车啊!不知我进精神病院后,车到哪去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谁?好有型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我们公司的人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肯定不是,看气质就不是。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周围有人叽叽喳喳,年轻姑娘们不往雨里冲了,纷纷站在大堂门口,望着公司大门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心下好奇,侧身,斜眼朝那边看一眼,百无聊赖的站姿瞬间就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!

                  他穿着白色斜纹衬衣,右手撑着大黑伞,左手提着个袋子,正朝我走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名贵的皮鞋踩在雨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从来知他好看,知他体型好,却不知他能好看到这个地步,精致的五官,颀长的身材,矜贵的气质,如同漫画中走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阿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雨伞竖在大门外,他走到我身侧,掌心的温度落在我露出的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冷不冷?”他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摇头,只望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?傻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调笑着问我,捏捏我的脸蛋,然后从手提袋里抖出一件白色的毛茸茸的衣服,披在我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暖意从背心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若我没记错,每周五下午都是他的上班时间,前两个周五下午,都是我自己坐车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雨太大,气温又降得厉害,怕你着凉,便请了会儿假,请周教授帮我盯着。”江熠说着,拢了拢我的领口,将有一对长长兔耳朵的连帽戴在我脑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还扯了扯,唇角全是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瞪他,他便笑得更开心,随即微微屈膝,背部对着我,竟是打算背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上来。”他催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。”我拒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稍稍后退,耳朵有点烫,心里扑通扑通跳,紧张的看着周围,这么多人看着,况且,我又不是小孩子,要什么人背?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一场大雨,不过路上积水湿滑,我不是那么娇弱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我不值得他这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围人越来越多,好些人已开始指指点点,隐约间,我听见“公主王子”之类的词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重新站直了身体,撑开黑雨伞,罩在我和他的头顶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样已很好,已是我从不敢奢求的温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衣服而来的委屈,烟消云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目光在我平底凉鞋上看过,把雨伞换到右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突然间,江熠做了一个动作,吓了我一跳。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