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游会j9官网

  • <tr id='k6xsl'><strong id='czza'></strong> <small id='itxyg'></small><button id='rvt7k8'></button><li id='5qkz8e'> <noscript id='eeq2'><big id='odyb8'></big><dt id='2qf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xj56p9'><option id='30hvls'><table id='4fpmrk'><blockquote id='k57zpt'> <tbody id='gvcey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wpa5'></u><kbd id='wxb9fu'> <kbd id='dnpy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qdgcg'><strong id='wwjm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uk61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izl4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na2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hs7'><em id='gu8nj'></em><td id='7fa8i'><div id='av3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db3'><big id='gsmc'><big id='jah0'></big><legend id='sn6z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zlur0'><div id='qhfcw3'><ins id='lh5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cn2uw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zw3yp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suz98'><q id='ddog'><noscript id='0eee9y'></noscript><dt id='wsxns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473y7q'><i id='bvh65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第17章 你在做什么!?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15:12:41 作者:风过无恒 字数:2088

                江熠有时送我上班,有时接我下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不例外的是,每天早上都有早餐送到我手中,有时在他车上,有时挂在我门把手上,由酒店送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和他一起吃晚餐的时候倒是越来越多,我下班早,再到家时,差不多他也下班,恰离他上班医院近,便干脆一起吃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一共实习了三周,仓储、排料轮一周,紧接着是制版、剪裁;然后缝纫、锁扣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每个环节都和布料打交道,我从开始只能报出每种材质的名字,到后来几乎摸一下就能报出产地和织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许多人很惊叹,他们在这里工作了许久才能识别的面料,我在短短半个月已能做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设计部叶部亲自给我打了电话,说听说我很用功,期待我早点实习结束,到设计部正式报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切顺风顺水,变故发生在缝纫锁扣的最后一天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周五下午,下班时间临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起身,仰头伸了个懒腰,想着又一个阶段性目标结束,心情不由放松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换班的工友们在聊天,聊到最近正在赶工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莫萤,你是搞设计的,来看看这条裙子?”有人指着另一个模特儿,“我总觉得这条裙子穿模特儿身上还好,穿人身上显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条青绿色的棉布连衣裙,长度至女孩子小腿肚,低收腰的设计,腰部上方有布料自然垂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有点问题。”我盯着这条裙子,“这裙子太挑人,非又高又瘦的女孩穿不了。腰线过低,赘肉都在腰线上,普通人穿这裙子,不但显矮,还显胖。”像个绿色药瓶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说话间,我瞄了一眼,发现旁边挂着把剪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一时猪油蒙了心,仿佛这里还是从前的小团队,顺手拿过剪刀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将收腰的锁线全部剪开,布料直落下来;

                  然后在裙裾上剪了五个小口,直直撕开,变成5条高分叉;

                  再从废料篮里取了一块嫩青色的碎布,随手扎了三个小球,再垂下几缕,用别针别到胸口;

                  然后从旁边挑了件灰色中款风衣,正要给模特儿套上,尖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带着竭嘶底里的味道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在做什么!?”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理智回笼,我瞬间意识到闯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围安静极了,我忙着朝门口看去:

                  设计部黄玲,也就是我未来的顶头上司,朝我这边快步走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群分出一条道,她脚步生风,走在最前面,厂长一脸焦急,紧跟在后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完了!

                  刚用过的剪刀就放在桌上,模特儿胸口的黄果果是我刚做好别上去的,灰色风衣才穿了一只袖子,这会儿孤零零躺在我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暗暗祈祷这件衣服与黄玲无关,至少不是她设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,万恶的墨菲定律总是一次次告诉我们:最糟糕的事情一定会发生!

                  “玲玲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小声喊,心下全是尴尬,声音中是显而易见的讨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玲的目光从下至上,先是分叉的裙摆,然后是剪掉的收腰设计,再然后是胸口的装饰果果,最后是只穿了一半的风衣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目光每移一寸,脸色就难看一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后从衣服上移到我脸上时,她已恨不得吃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谁允许你把我的裙子剪了?谁给你的胆子!啊?!”她再吼了一句,声音在厂房里回趟,整个人像一头愤怒的狮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除了道歉,我别无他法,“我不是故意的,请您原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低垂着头,这事儿是我的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们都说“文人相轻”,事实上,在设计界,设计师与设计师互相看不起更是常态,我擅自修改别人的作品,确实是大忌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哼!”黄玲冷哼一声,“好一个不是故意的,一个实习期都没过的助理设计师,竟然敢改我的设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的,玲玲姐,您的设计我怎么敢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超强的求生意识让我开启信口开河,拍彩虹屁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从制版开始,我就被我们公司的服装设计深深折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段时间,我天天看着这些衣服,不时有灵光闪过,很快消失,今儿受这条美观大方的裙子启发,忽然想到人鱼尾巴,生怕灵感消失,就试了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真没意识到可能会破坏原设计,请玲玲姐看在我是新人,没什么经验的份上,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超有诚意的朝她鞠了一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厂长有心当和事佬,当下附和:“是啊,小莫虽不懂事,但我听说她以后是你的兵,黄设计师,你就看在她勤奋好学的份上,原谅她这一次吧!再说,这裙子早就量产,她破坏的不过是一条量产的裙子,这个月工资扣她条裙子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黄玲狠狠剜了我一眼,大概是想卖厂长个面子,没再多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,总有一些人看戏不嫌事儿大,又或者说坚持她们心中的审美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哎,至于吗?进来就大呼小叫,一点素质都没有!”人群中,有人小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可不是,典型以权压人!改了又怎么样?技不如人还不许改了!”有人附和,声音还不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心下一急,瞪着眼睛想找说话的人,想暗示她们快别说了,要真把黄玲得罪了,我以后不知得穿多少小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!之前那件穿上就是矮丑龊,我要是顾客,我也愿意买后面这套。”还有人在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看见说话的人,忙着又是摇头,又是眼神恳请大家别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玲刚平息一点点的火气再次如火山爆发,人已处于暴走边缘,直朝众人喊:“你们给我住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厂房里再次安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这么能,怎么不去设计部?做什么工人!衣服好不好看,有你们说话的份吗?600多的裙子,1000多的风衣,你们买得起吗?!

                  就你们的审美,地摊上20多元的衣服最适合!至于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猛的转身,一双眼睛如毒蛇般盯着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只适合设计地摊货!

                  好好的裙子被你剪成破烂货,你自己瞧瞧,有什么美感?居然还挑唆工人反对主设计师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啊?

                  莫萤,我本来想给你一次机会,只可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你给我滚!公司不需要你这样的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一只手猛的抬起,指着大门的方向,我心头一震,周围许多人脸色都变了。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