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游会j9官网

  • <tr id='1si6xk'><strong id='nl6m'></strong> <small id='8kna'></small><button id='n8zca'></button><li id='sk5gv1'> <noscript id='we39'><big id='tb86'></big><dt id='g0k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t1shgc'><option id='8mxxk'><table id='r9mf'><blockquote id='zv5f'> <tbody id='h4ww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bhfp'></u><kbd id='x0ri'> <kbd id='a04s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18j3'><strong id='bd88v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gq9h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0n340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me2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7mdcp'><em id='7sfyol'></em><td id='wuh4b'><div id='smagn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uxor'><big id='7czg9'><big id='9u53'></big><legend id='2iba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49j0'><div id='2fvdkm'><ins id='tgtb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p26mq9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av21e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d2zo7'><q id='ipn2lp'><noscript id='pg43a4'></noscript><dt id='clsi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k2p'><i id='60dd9k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第2章 何必明知故问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14:52:19 作者:风过无恒 字数:1671

                我被持续的肚子钝痛痛醒过来的,我发现自己躺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冰冷的地板,我的意识逐渐回笼,环顾四周,这里已不是酒吧,而是……殡仪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莫月的尸体停放在房间正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围除了江漠,便是江漠的哥哥江熠,以及我爸莫峥和后妈张薇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个人都穿着黑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薇薇脸色惨白,在我爸怀里哭得摇摇欲坠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江家是A市数一数二的豪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多年前,莫家也是,更确切的说,是莫家+林家。我妈妈姓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和江漠从小一起长大,后来,我五岁那年,妈妈走了,爸爸带了另外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回家,并告诉那是我姐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姐姐叫莫月,比我大2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爸爸很快和那个叫张薇薇的女人结婚,我后来才听说,张薇薇是他的初恋,我妈是第三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薇薇家境一般,与我爸实在门不当户不对,而我爸和我妈那段,是豪门联姻的产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在我记忆中,我爸和我妈感情挺好,每年许多节日,我爸都要给我妈惊喜,所以,当我听说我爸的真爱不是我妈时,我很吃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叫莫萤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后来,当我知道我有个姐姐叫莫月时候,就不喜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,萤火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?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,我的江漠哥哥后来喜欢上那轮月亮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我捂着肚子,站起身来,江漠察觉到我这边的动静,转头望我的瞬间就皱了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低了头,不敢看他身边的江熠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是江漠的哥哥,莫月的丈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全国著名的脑外科医生,与江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前,莫月嫁给江漠的哥哥江熠,把江漠让给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江漠对我的态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一度疑惑,我才是外人,又或者,在他心里,我是凶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忽然觉得有点可笑:论亲疏,我才是江漠的老婆,是枕边人,而莫月,充其量是大姨子,又或者,嫂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“跪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冰凉的话,自江漠的薄唇吐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抬头盯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算莫月的死与我有关,我不过错在不该与她相约,她的死是一场意外,就算要找凶手,也应该找昨夜酒吧里那群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晚上,我已经被他莫名其妙打了一顿了!

                  江漠没说话,朝手下做了个手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站在我身后的保镖动了,有东西打在膝窝,我双腿一颤,“砰”的跪了下去,膝盖狠狠砸在冰凉的瓷砖上,仿佛碎了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什么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终于怒了,努力想撑着站起,可膝盖的痛,小腹的痛让我根本撑不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江漠!我是你老婆!我没有害过任何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很想问他:从昨天晚上到今天,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人看?!

                  我却没有机会说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腿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,我滚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痛得牙齿打颤,有人按着我的脖子磕头,朝莫月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砰,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每一下都撞在瓷砖上,瓷砖很凉,很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只觉眼冒金星,眼前一阵阵发黑,耳边恍恍惚惚是江漠的声音:“莫萤,这个时候了!你还死不悔改?!……你是不是要我把所有证据摆在你眼前,你才承认?啊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就把所有证据拿出来!”我奋力挣扎,挣脱后面那只手,朝着他吼。

                  火烧火燎的喉咙,每说一个字都是刀片划过的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看着我,眸中是怒海惊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心好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比痛更深的是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有那么一瞬,我奋起全身力气,流着眼泪问他,也问我自己:“江漠,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?哪怕一天,一小时……一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嘴唇在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有镜子,这一刻的我,一定像一个乞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,在我和他的世界,我和他的感情中,我从来都是乞丐,从来……都是我在求他,求他爱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围静了下来,那个按着我脖子的手没有下一步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看见江漠眸中的惊涛骇浪以肉眼可见速度一层层落下,终归于平静,如黑夜中的大海,没人知道一望无际的沉沉暗色中,究竟藏着多少危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漠没有回答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了。”意料之中的答案,我瘫坐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正前方白色瓷砖上的小滩猩红,是我额上碰出的血,我忽的笑了:这样蠢的问题,何必明知故问?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世上,或再没有比我更愚蠢的女人,守着一个没有心的男人,还妄图把他的心捂热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在江漠等人面前在小声汇报,马上要送莫月火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家财雄势大,可以直接进入火化的地方送亲友最后一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众人从我两侧走过,我清晰感觉到一双双仇恨的目光如刀子在我身上剜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些都是我的亲人啊!

                  没人愿意听我解释,甚至没人会去想,在杀人现场,我连凶器也无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唯一的罪,或在他们看来,不过是: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竭嘶底里的尖叫忽的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刺耳的声音传来,我还没反应过来,头部就传来一阵剧痛。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