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游会j9官网

  • <tr id='dxpy'><strong id='52ec'></strong> <small id='yt38lu'></small><button id='vm65p'></button><li id='azloy'> <noscript id='s7lfw2'><big id='8xte'></big><dt id='1yu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n9x7z'><option id='8huj'><table id='4pf45l'><blockquote id='yj20tn'> <tbody id='i1op5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3vw'></u><kbd id='42gjw'> <kbd id='mmlmz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95mt'><strong id='gjfds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0k8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giz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rvss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klih'><em id='3urw0'></em><td id='9nxjt'><div id='ijr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wc4k'><big id='o1faq'><big id='86g0ab'></big><legend id='x2j4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tlhpd'><div id='czzx'><ins id='okn0e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5qls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w7oe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pr9'><q id='8iwnm'><noscript id='m9voc'></noscript><dt id='fff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57t7'><i id='xebf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第15章 你刚把我当成他了?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15:12:04 作者:风过无恒 字数:1789

                “因为我们品牌的消费人群是气质淡泊的少女。”我的答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是少女,所以不是恶毒王后或者伯爵夫人;因为气质淡泊,所以不是勇斗恶龙的女武士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叶部颔首,笑容再扩大几分,他拍了拍我的肩:“好好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我依旧恭谨,微微垂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叶部大步流星朝办公室内走去,我看着他的背影,看出几分意气风发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小莫妹妹,不错哟!”跟在叶部身后的男人故意落后两步,朝我竖起大拇指,“前途可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后来才知道,部门外墙这幅画是叶部亲自选的,他问过很多人相同的问题,大多数人的答案是给沙滩上少女设计衣裙,他们将沙滩少女剖析得很透彻,极少数的人提到美人鱼,而至于城堡里的公主,我是第一个提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整个部门连部长在内,一共11个人,下面分为两个小组,领头人分别是张伟和黄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伟就是刚这个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玲带着我与所有人打招呼后,指着靠近门口那张空桌子:“这张桌子以后就是你的,期待你早点过试用期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,谢谢玲玲姐。”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三个月试用期谈不上长,几乎是所有行业标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人进公司后,过不了试用期的也很少,只要不是太过分,基本都能顺利通过。试用期到一线实习的,虽然不多,但也谈不上凤毛麟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下午就去了东六环外的公司厂房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制造业,又是大城市,公司总部和厂房分隔两地很正常,坐在地铁上,我对着手机APP研究了好一会儿路线,为未来一个月的交通感到忧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天来回路上,坐地铁转地铁,再换公交,至少得花3个小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终于到了厂房,报到后知,我在这里的实习是真正轮岗,从仓储到排料,再到制版,剪裁、缝纫、锁眼钉扣、熨烫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所有流程都要走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全现代制衣,厂房除了管理岗位,其他岗位都是三班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白班时间8:00-16:40;小夜班时间16:30-00:30,大夜班时间00:20-8:10,每周一轮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所有管理岗和专业岗招人,只要不是空降,实习期都要在工厂和卖场轮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一个月要把所有岗位轮完,不用跟着其他人轮班,却需要选择一个固定上班时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白班。”我选无可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上班的员工,要不住附近,要不住公司宿舍。我住得远,得充分考虑地铁和公交运行时间,便只有白班和大夜班可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大夜班得天天通宵,就我现在的身体,根本吃不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左边耳朵听不见那事儿还好,虽然对声音位置有些误判,但总体不影响生活;真正影响大的是子宫垂落和天灵盖上那个小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了子宫后,我每个月大姨妈不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据资料显示,卵巢逐步萎缩,雌性激素分泌减少,多年后,更年期会提前到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些我体会不深,我体会深的是,那以后,我手脚冰凉是常态,气血两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天灵盖上那个小孔,虽然已经愈合,但没有头骨盖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让我失去一头长发,因为根本不敢见水,怕发炎,得常年用防水创可贴保护着,还得天天消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是脑外专家,我好几次话到嘴边,想问问有没有办法把小孔的头骨补上,可我那样怕看到他心疼的表情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故,出来许久,竟从未问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得知我早上8点得赶到工厂,最晚6:20得出门,5:50得起床时,第一反应是皱眉,第二反应是:“太辛苦了,换个工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吃惊的望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记得你刚工作那会儿,没日没夜泡在医院,你爸妈拿你没办法,叫我来劝,你怎么说来着?你说趁年轻,现在不努力,什么时候努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女孩子!”他眼神无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女孩子怎么了?女孩子也得养家糊口,我总不能一直占你便宜。”我目光环视周围,住在这房子,说白了,就是在占他便宜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别这样想,我愿意。”江熠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长久以来,他对我的好,我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心下隐隐有猜想,这句“我愿意”,让我有点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……他什么意思?

                  他无声叹息:“我的意思是,房子空着也是空着,废物利用一下,也算是资源合理分配,作为社会主义四好青年,我很乐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偷偷呼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日早上,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6:20,我刚走出小区,就看见停在门口那辆低调的辉腾。

                  熟悉的车牌,应急灯一闪一闪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男人斜靠在车门上,指间有白烟缭绕,明灭的星火隐在烟团中。他侧头看我,晨光打在他的侧脸上,将五官勾勒得分外清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狂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张脸,原本与江漠有三分像,如今只看侧面,更是有五分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脚步一下就顿住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不要想,不要贱!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断对自己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阿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清润的声音打破晨曦的宁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骤然回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上车后,他灭了烟头,顺手从后排提过一袋早餐递给我:

                  一碗皮蛋瘦肉粥,一个煎鸡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刚把我当成他了?”音色如水,明明是疑问句,却是笃定的语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脏猛的停止了跳动!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