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游会j9官网

  • <tr id='t9kuh'><strong id='u7875'></strong> <small id='pgybqr'></small><button id='r3dek'></button><li id='lt1p54'> <noscript id='t1st2'><big id='408zm'></big><dt id='aj61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7mqi'><option id='fz1it'><table id='7etdv5'><blockquote id='4tz4'> <tbody id='tnm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ihw'></u><kbd id='hivbj2'> <kbd id='dt51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tkygd'><strong id='hw55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qcj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23jp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7imw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3d21sr'><em id='stvj'></em><td id='yxpw6'><div id='q7fmh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st9'><big id='a9nu6'><big id='ndhe82'></big><legend id='shufn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yvfg2'><div id='l7kqsx'><ins id='5uy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zl8z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8v4d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rg6i'><q id='411m8k'><noscript id='7g7p9n'></noscript><dt id='fnp4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m0zny'><i id='4zcqm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第9章 所有人在笑,我在哭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15:03:55 作者:风过无恒 字数:1598

                “莫月死于车祸,莫萤伤心过度,到国外散心。”江熠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忍不住笑出声,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:我明明没病,却在精神病院呆了两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明明个完好的人,两年后一边耳朵聋了,肚子里少了女人最重要的零件,头顶有个洞,连头发都没法留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竟被人说是出国散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还有江漠,既没对外公布我和他断绝关系,身边却一个接一个女人,热吻的,过夜的,多如过江之鲫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,那件事是彻底结束了?你们不打算查,也不打算还我公道?对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全世界所有人都抛弃我,唯独他说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看着他,仿佛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阿萤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眸中满是无奈,带着愧疚与怜惜,“江家一直在找行凶之人,可那几个人仿佛人间蒸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人间蒸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我笑,江家拥有什么样的权势?找几个人而已,竟会找不到?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不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抱歉。”江熠小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能说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他是唯一愿意相信我无辜的人,他给我最大的安慰,我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怪罪于他,更何况,偌大江家,真正有发言权的不是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是江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件事结束了,对吗?没有回旋余地了?”我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江熠叹一口气,“阿萤,重新开始,好吗?重新过一段人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很想说“好”,可我的身体,我心里的巨大不甘,一点不想说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好。”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生活的无奈,就在于很多时候,不是我们想怎么就能怎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晚上在外面吃的,江熠说要庆祝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去任何私厨,他选的地方是KFC,我坐在椅子上等他,远远看着他排队,将食物端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两份套餐,给我的那份是儿童套,不光有食物,还有玩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,我最爱吃KFC,尤爱他家玩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家有一个玩具房,一面墙的置物架,有娃娃,有手办,其中KFC的玩具占了一席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来嫁给江漠后,我再也不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,每每有KFC的玩具出来,就会第一时间送到我的手中,而且,这个出来还不是指玩具上市,送到各大门店,而是刚从生产厂家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几次之后,我对玩具失去兴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好像橱柜里的扭蛋,你不知道能得到哪一个时最期待,扭动那一瞬间最期待,可若给你一整间房子的扭蛋,从前蠢蠢欲动的期待就变成平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玩具依然放在置物架,我依然会兴奋的对江漠表达谢意,他对我的表达方式从最早的厌恶到后来欣然接受,到后来还会主动索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便是那一次次看似宠爱的举动,便是那一次次亲密无间的契合,我一度误以为他也爱上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托盘上是一个小黄人,拧紧发条后,小黄人会走路,从我的这端走到江熠那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拿起小黄人,再拧了一圈,将小黄人朝向我,小黄人哒哒哒走向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笑了。”江熠忽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这才意识到唇角的扬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从出来到现在,我笑了多少次了。”我抬头,看江熠一眼后,将小黄人放在托盘里,打开食盒开始吃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一样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不一样,之前的所有笑,有苦笑,有自嘲,有礼貌,唯有刚才那一刻,我似乎什么都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KFC出去,外面摆着一排娃娃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熠不断扫码,支付,抓娃娃,一种不抓到娃娃誓不罢休的架势,我被他这种近乎执着的态度惊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身为顶尖脑外专家,你不觉得幼稚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几乎就在我话音落的瞬间,娃娃机的夹子抓起个毛茸茸的小熊,他弯腰拿起小熊,顺手塞到我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送给你的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看看怀里的小熊,看看抓在右手的小黄人,觉得江熠真把我当几岁的孩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时,我叫他江熠哥哥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之后买了拖鞋牙刷等必需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拖鞋买了两双,其他都是一份,因为他说要偶尔来吃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之后,他把我送到房门口,没有进去,很绅士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夜里,我坐在书桌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本来想直接找工作,可电脑一打开,我就忍不住搜索了江漠和我之前工作那家公司的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氏发展比两年前更加迅猛,那个男人像吃了激素似的,不光大力拓展原有产业,在资本市场更是突飞猛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我之前工作那家公司,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竞品大力逼近下,主设计师被人挖了两个,品牌逐渐呈现出颓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叹了口气,打开招聘网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婚纱设计自不用再想,我一个内心千疮百孔的女人,很难感受情侣的幸福。不说设计出来的东西能不能让新郎新娘满意,单是我内心就承受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怕我会嫉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有人在笑,我在哭。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