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游会j9官网

  • <tr id='f5clf'><strong id='khz9i'></strong> <small id='qh40'></small><button id='l9you'></button><li id='n2z3e'> <noscript id='s1qdyt'><big id='hgn0'></big><dt id='73zl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uhnugu'><option id='wrsw'><table id='au2d'><blockquote id='h247b'> <tbody id='c539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657c'></u><kbd id='3l2r6b'> <kbd id='9ahbo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5eg4t'><strong id='6ugb5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3t8ky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wsoo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cnm74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uv3we'><em id='4ish9'></em><td id='odjs'><div id='w3r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wexq'><big id='7dr7u'><big id='k0j96c'></big><legend id='exc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4srzk'><div id='q9ph4h'><ins id='0ssbw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qcv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2t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afmc'><q id='kju00e'><noscript id='4s6k'></noscript><dt id='46ck6e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asmot'><i id='oi5p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第5章 送给你的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15:02:26 作者:风过无恒 字数:998

                在精神病医院住了两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浑浑噩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两年来,我就最初见过江熠一次,后来他再也没来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江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像我这种杀掉他心上人的凶手,他怎会来看我?他留下的不过是叮嘱院方“好好照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倒是经常看见他,有时在报纸的财经版,有时在娱乐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漠是个经商天才,江氏到他手上后,一直呈如日中天的势头,股票一涨再涨,感情生活更是丰富多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朋友有流量小花,也有知名网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我,早成过去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偶尔会想,当日,我和他住的别墅,应该已经人去楼空,又或者,有了新的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两年,我自杀的想法已经越来越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的时候和病友蹲在走廊尽头,一蹲就是一天,他说我和他一样,是石头;有的时候听病友侃侃而谈,他说人是细胞,寄生在巨大的生命体上;有时候看着病友自言自语,从早到晚表演双重人格;还有的时候,我也会看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生命就那么一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活或者死,其实根本不重要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我爸和张薇薇自然也没来看过我,我是杀他们女儿的凶手,能让我活着,已是最大恩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不知,莫家的企业,我爸会如何想?

                  我爸只有两个女儿,从前我和江漠好的时候,他曾说迟早要把公司交给江漠,如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偶尔我也会想起那个让我堕入深渊的夜,到底是谁?抓到凶手了没?

                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,直到有天,医生拿来一堆测试题让我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软禁在精神病院受罚这件事,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我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还记得刚进来的时候,我明明听说要让我住一辈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当我做完测试题,当医生说我精神已经正常,可以出院的时候,我愣愣的看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,你还想一辈子住这里不成?”白大褂抬头,笑着看我,手上夹着支圆珠笔,笔帽朝下,咄咄咄的一开一关,“你究竟有没有病,别告诉我,你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觉得……还好。”我犹豫了一下,想着两年与世隔绝,再出去,不一定能适应,我有些怕,“似乎,也可以一直住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人的心理很奇怪,我后来才知,那时是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就像人质对绑架犯产生依赖心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这里是精神病院,不是慈善机构。”白大褂说,“你要再想住,得花钱,价格不便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“喔”了一声,问:“江漠只给了两年的钱,对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一点奇怪,然后拉开抽屉,取出一顶假发丢给我,栗色的大波浪,很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私人送给你的。”他说,“那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摸了摸头顶的防水创可贴,道了声“谢谢”,再把假发戴在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齐腰的长发,比我从前的头发还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前,一场意外让我失去所有头发,脑袋顶上有个洞,一个创可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其实我不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无论是皮囊,还是灵魂。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